当然,愤怒不是非得表现出大发雷霆或破口大骂不可。很多时候,父母会把他们的愤怒隐藏在各式各样其他的行为背后,尽管如此,这些行为同样会对子女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。被动的攻击、强烈的批判、情感上的疏离,都是愤怒用来伪装自己的常用招数。

强烈的批判

    在我的经验当中,许多怒气最深的人往往也是批判性最强的人,但他们往往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生气。他们不但不承认自己的愤怒,还经常用一种“我绝对是站在正义的一方”的态度,去看待道德、政治或宗教方面的议题,并随时准备好要跟任何挑战其信仰的人大战一场。他们常常很快就将别人的行为(包括他的孩子的行为在内)贴上邪恶、不道德、荒谬等标签,却看不到事情的正反两面;他们不愿意妥协,也不肯承认自己其实并非万事通。

    家住曼哈顿的我,有一次到中西部的某个城市演讲,谈心脏病的风险因子,如饮食、压力、愤怒等等。相较于曼哈顿的忙碌扰攘,这里的生活步调悠闲多了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许多听众在听到我演讲的内容后,脸上纷纷出现困惑的表情。愤怒?我们怎么可能有这种问题!演讲结束后,一位从事畜牧业的听众走上前来,伸出食指戳着我的胸部说(显然,他对我建议大家限制红肉的摄取量感到很不爽):“嘿,自以为了不起的纽约人,你给我听着,你真的以为我们美国人可以放弃牧牛业而全部改种黄豆吗?”事实上,我对牧牛业完全没有成见,我刚刚只是在谈饮食对健康的影响,以及引发冠状动脉心脏病的种种风险因子而已。但他不听,只是一味地认定:我是他的敌人。神奇的是,这个人气冲冲地骂了一大串的话,却压根儿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大发雷霆。

    此外,批判性格强烈的人往往还具备一个特征,让他们不同于其他抱着坚定信念去追求社会福祉的人,那就是:这类人很讨厌受到挑战或质疑,他们甚至认为,任何人只要意见跟他们相左,就一定是错的。

    想想看,一个孩子要是有这样的父母作为角色模范,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?从小,这个孩子将不断地被灌输一个观念:表达不同的意见是危险的。在这样的制约下,这个孩子将不敢质疑、检讨与挑战现状。他可能会认同父母的僵化思维,并努力让自己的人生符合父母所抱持的信仰:我们所信仰的宗教才是唯一的正统,其他的都是异端邪说;你如果不是民主党员,那你一定是个嗜血好战、心胸狭窄的家伙;你如果不拥护共和党,那你一定是个胆小懦弱、没有爱国心的混蛋。再以刚刚那位我在中西部碰到的牧牛业者为例,他的孩子可能会在父亲的熏陶之下形成这样的想法:那些自以为是的纽约人哪有资格来指导我们该如何过活!然而,这样的孩子也可能在僵化的信仰体系中找到某种安全感,因为,它不但为生命的种种复杂问题提供现成的答案,也让他可以得到父母的认同——在他眼中,自己的父母可是全知全能的。

再来看看事情的另外一面:经常遭到父母严厉的批评,又是什么样的感觉?一个小男孩如果不喜欢踢足球而被父亲讥笑为“娘娘腔”,会发生什么事?一个6岁大的小女孩如果好奇小孩是怎么生出来的,而问了妈妈一些很露骨的问题,却被妈妈指责为“恶心、不要脸”,这个小女孩的心理会受到什么影响?父母可以批评子女的地方太多太多了,譬如太不爱干净、太吵、对父母太不尊重、太胖、太不用功等等,简直数不胜数。这种种的批判指责有什么共同点呢?这些话都属于人身攻击,而并非针对孩子的行为提出具有建设性的响应。会讲出这些话的父母,本身通常有愤怒方面的问题——他们不肯承认自己的愤怒,而将之乔装成批判与指责。

    诚然,有能力做出睿智的判断是一项令人称许的优点。但是在家庭当中,如果完全从批判的角度看事情而一味否认自己的情绪,冲突反而容易产生。因为,批判会限制住讨论的空间。当父母骂小孩子“笨蛋”或指责他的行为“不”或“不道德”时,亲子间的互动往往会陷入僵局,而很难展开进一步的对话,探讨孩子行为背后的动机或提出改进的建议。

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